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倚晚妆楼

一份心境,一片絮语,一曲琴瑟醉心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痴迷文学,业余写作。常用名:紫玉墨兰, 梦月露珠。淡泊名利,喜欢平淡简单的生活,,远离喧哗,远离树欲静风不止的是是非非,在自己恬静世界里,以文舞墨,快乐人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谅我又一次伤了你(原创)  

2010-01-31 02:33:5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\英子(本故事纯属想象编写,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)

我和他相识在一辆交通车上。

那天刚下完夜班,我和小红准备去济南医院看一个朋友。来到车站,买了车票,走上交通车,我们倆却犯了愁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辆车只是直达基地,那对于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我们,到了那里却不知该怎样倒车到这家医院。说到这,大家或许会说打个的,给司机说好地点,直达不就得了。这话虽说也对,但对于如今这么乱的尘世,再加上前一阵儿,公安刚审理了一个出租车司机奸杀女顾客的案子,那对于胆小怕死的我们,自然就打消了打的的念头。

“那你说怎么办?要不我们找个人问问?”沉默了一会儿。小红搭腔说。

“不行!这样别人还以为我们刚进城的打工妹呢,会笑话我们的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我正欲回答,这时身后传来浓厚的男子问话:“你们俩要去哪儿?”

“我们去济南中心医院!可不知道路。”心直口快的小红赶忙回头答腔。

“真巧,正好我也路过那个,你们跟着我走就行了。”男子说。

“那就太谢谢你了,先生!”听男子这么一说,小红快乐的象一只小鸟儿。男子的热情让我愁云密布的脸也舒展开来。心想这样好了,好歹有人带路,至少到了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让我们有点安全感。可心虽这样想,但对于这个素不相识男人的热情,也不能不叫人提防,时常看到有些书中所写,有些被拐卖的妇女就是被那些华丽语言所骗,到最后知晓上当了,而后悔莫及。想到这些,我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这名热情男子,从他成熟的长相上可以看出,此人年龄大约四十几岁左右。我点头微笑,算是打招呼,回过头后,一路无语。

随着车一个多小时的行驶,终于来到了这个叫济南的地方,我们跟着这个男子一块儿下了车,站在公路边,看着川流不稀的人群和穿梭不息的车辆,给我的感慨是,难怪称做市,这里给人的一种朝气蓬勃及活跃的气氛,不象我们河口,因流动人口稀少缘故,站在公路边,,只要用眼一扫,就能把车辆人数,点的一清二楚。为了怕这个男子看到我东张西望的样子,笑我象个刚进城没见过市面的,赶忙收起眼帘,正面对着这个男子问:“先生,这家医院在哪个方位,我们该往哪走?”

“噢,就在前面,我们打个的过去吧!”

听男子这一说,我立即警觉起来,不会是拐卖人口的吧?看他朴实的外表,又不象是个坏人。但为了小心起见,我赶紧说:“打的?就算了吧,怎么那家医院离这很远吗?步行可以吗? ”

“步行?步行当然可以,一是能让你们倆进城能看一下这繁华城市的风景,二是我们还可以在一起说说话,只是要步行的话,还得需要走七八公里,你们倆吃的消吗?”没曾想这个男子会这样回答, 这真的让我没想到,也让小红没想到。我们互相对望了一下,意思说看来真的误会了他,但从他说的“进城”二字,能看出真把我们当成是来打工妹子了。既然都同意了我的建议,我们边聊边往前行走,边聊了起来。

“你们是进城打工吗?还是看亲戚?”男子问。

怎么?我们的样子象出来打工的吗?在穿着上也应该不象吧,我暗语。

“不是,我们是油田油田人。”为了证明我们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没见过市面的人,我特意把油田二句重复两遍。

“油田?哪个油田?”看来我的回答并没让这个男子相信。

“滨海油田!相信了吧?怎么我们不象石油工人吗??一直插不上嘴的小红笑着插了一句。

“噢,是吗?我还以为你们从外地来的呢。哪个单位的?“

“采油!”

“真巧,我也是采油。你们哪个采油厂?叫什么名字?”这个男子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话让我感觉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。你想,谁会把真实单位和姓名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?那不缺心眼么?为了怕心直口快的小红再次插言,而把真实姓名或单位说出。我随口来了句:“孤东采油厂,我叫王翠花。”

“哈!哈!哈----你、你的这个名字很朴实,不过朴实点也好、也好---”男子收敛起笑容接着说。

看到男子为了这个名字笑成这样,我真的有点生气:“虽说这个名子是土了点,但也不至于笑成这样吧!”

“她的小名更可爱朴实,叫傻妞!”小红也逗起来。

“哈!哈!哈---“男子被小红的话逗得前仰后合,“我发现你说话很逗。她、她父母怎么给她起这个名子,真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”没想到小红会在这时候幸灾乐祸来上这么一句,虽然当时我很想发火,但这毕竟是我和小红合演的一处戏,只有强忍着怒火把这戏继续演下去了。我强挤出难看的笑容,迎合着说:“那时父母起这个名子,第一为了让我将来聪明点,第二是为了长命。”说完这句话,我瞪了小红一眼, 心说, 看等会儿别人问你的时候,我看你会给自己起什么时髦的名字。

“嗯,的确有这一说,听说那时起的得名子越难听,将来就越长命,虽然这说法迷信,但确实有这么一说。”男子熬有刹事地说,“那你的名子呢?”男子反身问小红。

“我叫雅如。”小红说完得意地斜视着我,意思说,怎么样看我起的名字多好听吧,不象你-----

“嗯,你的名字到是挺文静的----”

没曾想小红给自己编的名还真挺好听的,看她那得意样,有点气不过,我加快了向前行走的步伐。

“喂!你走那么快干什么?”小红喘着气追赶了上来。

我们就这样随聊着天走了大约有六七里地。因我穿着高跟鞋的缘故,双脚开始火辣辣地疼痛起来。于是我放慢了脚步,不一会就拉开了他们一段距离。

“喂,你怎么了?”小红正想发火,发现不远处蹲着的我,跑过来关切的问。

“我……我脚好痛。我……我实在走不动了。”

正说着这时那个男子也跑了过来:“怎么了?脚疼了吧?下次记住了,,以后不管是出远门还是走远路,都得穿平底鞋,这样脚才不会痛,下次一定要记住!”

嗯?没想到这个男子对生活常识还懂得挺多,心里默默佩服着,同时对他刚才的话语,不由得产生一丝好感。

“还能坚持吗?要不要不我们打的走吧?怎么信不过吗?相信我,我是真诚的----”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,很真诚第自辩着。

其实这时如果再让我走,我也不想走了。因为脚实在疼痛的不行了。我和小红互相点头,算是同意。很快打上的来到这家医院,我们和那个男子就此分别,临走男子把他的名子、电话号码告诉了我们,这个男子的名子叫张刚(为了保护个人隐私,均为化名)电话号码1326……

打那次分别后,我们就再也没和那个男子见过面,其实要见面也很容易,毕竟手机号码在我手上,主要是并没打算以后要继续来往。

就这样安静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,采油厂组织开职工大会,心想:坏了,那天忘了问那个叫张刚在哪个采油厂的了。毕竟别人那天是真诚的,但我们却撒了谎,如果见了面多尴尬呀!嗐,不会那么巧的,但愿不要碰上。心里自我安慰着。也就凭着侥幸心里准时去参加这场会议。可没想到那天就是那么巧,就在我随便找了座坐下不一会儿,那个叫张刚的走过来,在我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,糟了,这怎么办?此刻我真想逃出现场,但毕竟各单位的职工已经到齐了,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,想走自然是不可能的了。正暗想着张刚这时也发现了座位上的我。

“你?你不是在孤东采油厂上班的吗?怎么会在这儿?”

“我…..我…..对不起-----”此刻我也只能说这句话了,谁让自己当初撒谎呢?说完我的脸象个刚熟透苹果,顿时红了起来。就这样我强忍着把这场会开完,等会议一结束,我疯了似的拨开拥挤的人群, 拼命地往外奔跑。可没曾想这个叫张刚的比我还神速,早已在大院门口等候。“不想让自己难堪的话,你就主动上车,我跟你谈谈。”

在这种场合我也只有上车了,主要怕被一个单位的同事看到拉拉扯扯的样子误会,上了车后,张刚发动汽车后,咧着最大的油门飞快的向前行驶。

“你要干什么?求你慢点行不行!”我在车上带着哭腔苦苦哀求。

“怎么很怕死吗?臭丫头,居然敢骗我,你我这么大人却被你的谎言蒙骗了,到你他妈的那个所谓单位找了你多次,结果别人告诉我说,根本就没此人,臭丫头,胆不小,敢骗我!说,为什么骗我。”张刚镇真的火了。

“你把车停下---停下,求你了。”

“好,停下可以,不过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好,我回答,我回答!”在我哭喊的哀求下,他来了个紧急刹车,身子随着紧急刹车来回剧烈颠簸了几下。

“说,真实姓名?”

“兰馨”

“单位?”

“采油---矿……”

“为什么骗我?”

“我们不熟悉,就那么简单。”

“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坏男人了,是不是?”

“是又怎样?不是又怎样?总之我不想跟陌生人来往,回答满意了吧?”

“臭丫头,你再说,信不信我会揍你!”这时张刚握着的拳头已举了起来,随着脸也紧跟着凑了过来,这时车里憋闷的我喘不过起来,再加上我和他的脸只有半尺的距离,这种气氛让我不觉得有点窒息。

“我、我想下车说话可以吗?”我说。

“别转移话题!等会儿吧,我的话还没说完。”张刚把拳头收回,抬起两只胳膊搭在方向盘上,过一会儿,把头埋在胳膊中间,稍许停了一小会儿,语气带着哽咽。

“说实话,自从那天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爱上你了,你知道吗,你是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,我按照你说的地址,到那个所谓的孤东找了你许久,没曾想原来只是个谎言,我是真心的,求你别离开我,别伤我好吗?让我感到吃惊,怎么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,会有这样的感触,难道难道这就是人们说得一见钟情吗?我,我可以吻你吗?”听张刚这一说,我不知该怎样回答,总之一直喜欢过尘世间单纯生活的我来说,是反对婚外恋生活的,男人有男人不同的活法,女人有女人不同的活法,是了,我也算其中的一个吧,对于反对婚外恋,反对做情人的我来说,自然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了。但看到这个男子真诚的份上,再加上本身对他印象不算太坏,我答应他以兄妹相称。

就这样我们按照当年的承诺,始终保持着纯真的兄妹关系,五年来,一直没有往前继续,而我呢,也的确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,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,他都会像个长兄给我安慰,教会我许多人生道理。后来有一天,因为他家里出了点事情,他大清早在电话中的哭泣,除了我也为他难过以外,再到后来他每天的一个电话,我才发现我和他继续来往是个错误,虽然我一直把他当成亲兄长对待,但他却不是,我不知道这种兄妹关系是否可以再继续,如果再继续是不是会伤害到他身边善良无辜的女人呢?我自责,我彷徨,直到静静地坐在寂静角落沉思许久后,还是定决定离开。但在离开之前,我要和他们夫妻俩吃顿饭,当时在桌面看到的场景,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……

那天我找了个比较优雅安静的房间,点了些菜坐下后,为了大家不至于尴尬,我首先讲了几句笑话,活跃了一下气氛,好了,有了活跃气氛,那自然谈话就轻松点,我畅所欲言和他们对饮谈笑,就这样愉快地聊了了一会儿,这时,我发现有个菜叶粘在张刚的胸口上,我刚想伸出的手把它拿下来,又收了回去,怕什么呢,怕他妻子误会,女人嘛有时对这事情是很敏感的,果真过了不一会儿,他胸口上的那菜叶还是被他细心的妻子发现了。

“看你这么大的人了,有时还像个孩子,干脆以后在吃饭的时候,给你绑个布兜算了,省的我整天去给你洗衣服。”张刚妻子的话语带着娇宠和疼爱,随说着把他胸口上的菜叶拿了下来,接着又从皮包里拿出一板药片,从里面抠出四粒,呶,快先吃上,别再像以前一样,一趟趟往厕所跑了。

“怎么张哥病了吗,吃的什么药?”

“没有,只是我这口子,肠胃一直不好,一吃点辣就会拉个没完。”他妻子回应着。啊,认识他那么久了,也吃过数回饭了,我怎么没发现他有这个毛病呢,看来还是和他同床共枕的老婆最细心了。

“看你,说话一点也不遮掩,你叫兰馨怎么吃得下菜啊。”张刚说完,不好意思地看着我傻笑了两声,“我,我没事。”

看到他们两口恩爱的场景,我为张刚身边有个这么疼他的妻子感到高兴,这时我找了个理由走了出去。想着刚才看到他们夫妻恩爱的场景,我明白,其实他们原本是很幸福的,因为我的出现,才打乱了张刚原本幸福的生活,夫妻二十几年之久,怎能说放弃就放弃,即便是不怕被人指责,真正和相爱的人走到一起,也未免象他们现在这样幸福,兴许还不如当初做个知己为好。人都是感情动物,特别是男女之间,异性相吸,日久生情,谁也不敢保证是否还能保留以往清纯的友谊。对于平常家庭的教育,这方面比较保守,是不可能如一些女人一样为了一些利益,做别人的情人,或是把自己的快乐建在别人痛苦之上,伤害无辜的人,如果那样做了,我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快乐,会不会羞愧自责。我知道,选择离开,或许大家都会痛苦,但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,忘却是一个过程,痛也是一个过程,保留那份原有的纯真,默默彼此放入心间,作为永远的怀念吧。

站在不远处,望着屋里夫妻二人依然谈笑的背影,虽说心底有一丝莫名的伤感,但也为自己没有拆散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,而感到庆幸。我不想再回去打忧他们兴致,他们是该也该好好相聚一下了------

打开手机发出信息:“张哥,原谅我的离开,好好珍惜你身边的女人,好好地爱她,疼她!或许我的离开会令你失落痛苦,其实,世上有很多事情未必都会那么完美,特别是家庭外界的情感,伦理道德,不允许我们去做。所以,我会在远方默默祝福你们,幸福永远,永远!最后原谅我的离开,原谅我又一次伤了你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